影片|跟東北虎一點關係沒有,整部影片咋叫《东北虎》

 

電影開頭,徐東借用兒時父親如果說,還得活著,說不定挺一挺,今天就過去了,明天會好的,未來可有趣了。

被徐東追趕得沒辦法,馬千里選擇在公安分局門口,跟徐東見面,致歉、索賠。已經身無分文的馬千里,只得掏出結婚戒指,想跟徐東講和。那場戲頗具荒謬性和荒誕。

這個思想家,原先是馬千里的舅舅,即使錢被馬千里賠光了,索取無門,便每晚拎著一筐木頭,準時到馬千里家,隔著正門,扔木頭砸她家地板。

徐東和馬千里倆人正在屋子裡飲酒,木頭突然砸到炕上,倆人只得移到椅子上接著喝。徐東說,你把思想家都騙了?馬千里說,他是被假象騙了。

真正的東北虎,發生過三次,一次是電視節目上,一次是水族館裡,怎么看,都跟影片沒啥直接關係。這是詩意的虎,內心深處的虎。

影片方面,前一兩年有《钢的琴》,近幾年有《吉祥如意》,都是備受讚譽的佳作。至於那種純搞怪,耍狗坨子,裝瘋賣傻,胡謅八扯,醜態百出,取笑西北人,拿西北開涮的影視作品,多得數不勝數。

著名詩人站在虎籠子外,跟遊覽的老人家和孩子說,水族館裡的熊二十七了,只比我小六歲,老虎十四歲了,都老了。這是一種隱喻,關於西北的隱喻。

《东北虎》上映前已經自帶光環,影片贏得了第24屆北京國際影展金爵獎影片獎大獎。執導馬麗、章宇,是三位知名度極高的女演員,還是個復仇的故事情節,類別是劇情加戲劇。

影片裡還發生了著名詩人、思想家,是一種象徵,也是一種嘲弄。徐東的同事,是個著名詩人,也曾經是個精神病人,他們印了兩本小說集,三個政協雪天,站在森林公園大門口拿個喇叭賣小說集。

居然馬千里是個借款人,欠了一身債。馬千里把狗殺死,請三個幫忙討債的人飲酒吃肉。徐東曉得後,怒不可遏,開始找尋馬千里復仇。

徐東和著名詩人最後找出馬千里,是在野地裡,這時馬千里已經即使討債,被建築商打得奄奄一息。徐東上前,感覺不僅不了復仇,還要救他。四個人騎著摩托,在馬路上馳騁的鏡頭,既心酸又荒謬。

馬千里是個包工頭,從親朋好友老師手上,借了好多錢,投入到建設項目中,本想大賺一筆,卻賠得血本無歸,家中每晚一大堆人,都是來要債的。馬千里只得東躲西藏,到處躲債。

影片的主題,必須是包容他們,也包容自己,儘管或許一切都不如意。徐東包容了馬千里,美玲包容了小三。總體氛圍很多感傷、沉重、壓抑,編劇自然想用風趣去消解,卻沒有完全做到。

影片裡有四條主線,兩條是復仇,兩條是討債。男主叫徐東,是個同學,即使老公快生孩子了,家中無法再養狗,徐東又捨不得把狗買下,在一個好友的幫助下,把狗寄養在了馬千里家。

故事情節不緊湊,很多雜亂,感覺碎片化,節拍慢,人物對話拖沓,似的總是慢半拍兒,看著心急。

那些不入流的玩意,絕大多數,都氾濫於互聯網上。只不過能上大熒幕,步入院線公映的,西北題材的影片並不多。

還有兩條副線,馬麗出演的女主,叫美玲,是個產婦,眼看要生了,不幸發現兩根男人的指甲,懷疑老婆外邊有人,只好,挺著個大肚子,四處找尋小三。

大雪紛飛,天寒地凍,徐東家殘破的住宅小區,馬千里家孤零零的四合院,很有破落感,蕭瑟感,是詩意中的西北,也是現實生活中的西北。

又有一部西北題材的影片公映,讓人略有期盼。

前一篇     下一篇

文章標簽   吉祥如意 鋼的琴 東北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