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最後一聲咆哮,來自東北虎!

 

這三個人物共同貫穿一個大背景:都在社會大內部結構失業的大潮中,曝露自身身分,呈現出他們的症候。

只好,稍作內部結構分割能發現四組敘事組合段:徐東、美玲、郭月的感情之迷;徐東、馬千里的價值宣告破產;與徐東、小羅的象徵意義縫合。而徐東構成了這四組人物的核心與轉折。

電影開頭,徐東、馬千里、小羅圍坐小酌,小羅以一種似睡非睡的姿態呈現出,徐東告訴馬千里千萬別去打擾他,即使小羅正在以一種形式替其“報仇雪恨”。

在這種反主流、避市場的選擇中,我們也能夠從中窺見它定有有別於其它普通院線片的地方,願聞其詳。

回望他們在公號寫過的評論家,讀起來晦澀與拗口,深表羞愧。卻要宣稱那是用熱誠所敲擊順利完成。

不論是馬千里被大資本所矇騙,或者被人文所諷刺後的價值喪生,試圖用暴力行為去澄清那句不屑與賴賬。

責編:萬年

在一切鬧劇落定之餘,徐東回憶起了他們幼兒時刻這個記憶中的“父親”。

壹 敘事

策畫:拋開書本報社

同時,這個由有精神疾病史的小羅寫下的小說集,除了徐東他們出售了幾本以外,還有其他人出售嗎?

這一切在影片開頭中,不再具備一個明晰的代指,不再被賦予一個清晰的象徵意義路徑。

一名未曾步入過院線的編劇拍了一部敘事表現手法獨有、節拍較慢的猛片叫《东北虎》。

作者|廖梓

對於這個吶喊真理的口吃建築工人小二、這個馬千里還欠五百塊錢的“狂人”,到最後都沒有交還他那五百塊錢,沒有實現馬千里對他的誓言。

數隔兩個月後,再次寫起評論家,心境有了相同。最大其原因或許是結識了傑出的評論家寫作公路上的“益友”,讀起好友寫作的評論家文字,初讀有震撼,再讀有會心一笑。

1.感情之謎

或許正即使敘事的雙重維度,其象徵意義的表達上也變得繁瑣與曖昧。

小羅是一個介於精神疾病與非精神疾病的分裂形像。

此種迷醉與賦予激情的“夢境”狀態是“士大夫”創作的佳境。

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婉拒步入滿是裂隙的象徵社會秩序,而是企圖在短暫的美好記憶中,來到這個孕育出撫慰的想像社會秩序。

包含口吃建築工人小二在巷子口叫賣“梯子”時的口號“登的更高,望的更遠”,儘管死板突兀,但也意味著真理並沒有徹底消弭。

掉落圖像的謎語,猶在鏡中內外,亦如夢境寐者

現在寫起評論家,更希望用心靈的感性去體會圖像的鮮活,但同時也不忘借重方法論之翼,關上文檔的潛層褶皺。

要得說,在這部電影中,感情層的敘事較為功能化。

一個最遊離於敘事以外的“人文者”,一個超越敘事的微弱救贖者。在影片中只為的是寫作“散文”而存有。

攝影機攝製了那頭被圍欄圍隔、供人觀賞的“東北虎”,卻始終沒有看見一次“東北虎”做為猛獸的野性嘶吼。

要申辯的是,很有意識的一個設置在於,編劇在給徐東與馬千里二者中,分別組合了一個“特殊形像”,徐東和著名詩人小羅、以及馬千里和口吃建築工人小二。

臘月十四,臘八過後第四天。在年味兒才剛熱起來的當口兒,一部從北京銜著金爵獎而歸的影片《东北虎》躍上了國內的熒幕。

這個帶有鮮活與治好的“大地父親”的形像或許是要被召喚而出的。她是徐東等人在面臨“沉默之父”的分裂與思想憂傷後所找尋的歸屬。

文:廖梓

恰恰這故意的設置,也帶出了敘事中的微妙與眩暈之處。

3.象徵意義縫合

就其整個影片文檔來說,敘事是脫落、有拼湊感的。

於我來說,影片《东北虎》的意味十分繁瑣。

而馬千里和徐東,從最開始的“敵對者”轉變成了時代欺負之下的“小丑”,順利完成了由對付到近乎統一的象徵意義彌合。

在“沉重且緘默”的行列式中,既是心靈的槍機,亦是心靈的舒展。

都在互為對應的勾勒這個在某一的人文中所攜帶的,無處躲藏的,人之囚束、頹靡與封鎖之勢。

第一層的敘事佔有了影片最大的敘事部份。在徐東/馬千里的人物關係中,存有著一份共同的內部結構維度,就是這種崩毀廢墟之上的“破產者”形像。

我也要宣稱他們曾經陷於了一種方法論的行列式之中,試圖用方法論去闡述,卻無意之中步入了更大的行列式之中。

亦是徐東始終面臨的價值窘迫的內心深處窄門或浮橋,那份看似要溢出來的凝滯、行動無力與脫落。

在無數個溫良中,凝視與被凝視。

即便金爵獎加身,還有章宇和馬麗三位明星坐鎮護航,卻仍然放棄了為數眾多影片都趨之若鶩的賀歲檔,選擇了國內電影市場偏冷的六月公映。

有意思的是,最後美玲是以一種將要哺乳的姿態,等待一個新生的降臨。

返歸影片,名叫《东北虎》。

徐東的“感情婚外情”做為家庭價值的缺口所存有。家庭美滿做為一個核心價值序列,在其中跌落兩層黯淡的灰霾。

叄 開頭

肆 東北虎

這是編劇耿軍的經典作品第二次榮登大熒幕接受觀眾們的考驗,本次公映變得象徵意義不凡。

影片的開頭,在我看來,是一個經典的心理學式的內部結構。

貳 形像

第二層敘事聚焦于徐東、小羅的和口吃建築工人的組合之中。

一邊是被髮展史人文所蒙難的創傷形像;一邊是一種時代“神諭”或代指救贖之力的“人文形像”,在影片的象徵意義開頭中,更變得像是一個無為的發展史時刻,等待一份澄清。

而是以一副乖戾、馴服、遊蕩與觀望的形像,回望“觀者”們。

2.價值宣告破產

編輯:歸戲

影片中,第一印象最深的發生東北虎還是在“爺孫”兩人的對話中。

或許用“吶喊”的形式更是猛烈與緊迫,去召喚出這個時代之境中的真理顯現出來。

在經濟發展凋敝中,三兩攤販與徐東拿著小羅寫好的“散文”喊賣卻無人趕赴的人文落魄,是一種時代圍攻的自然邏輯,也是以“散文”所象徵的人文燦爛及真理所作的微弱反抗。

在那個邊域小鎮中,編劇用一個或許始終重負的女性徐東去追索一份“失意的意境”。

兩人既是皮膚性的“病症”,也是象徵意義上的“病人”。

小羅正在不斷創作綿綿不斷的“幸福詩行”,以此來消解這個非常大且冷冽的現實生活社會秩序,去跨越隔絕的溝壑,贏得一份象徵意義的證實與命名的“虛擬時刻”。

前一篇     下一篇

文章標簽   東北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