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新生活》:腳踏實地的中國人,在當下活出了最好的姿態

 

在7月熱播的互聯網影片中,《我们的新生活》成為了備受矚目的一部。較之當下主流的互聯網影片類別,《我们的新生活》在題材上和內容上都進行了大幅度的技術創新。

首先,《我们的新生活》多以平凡人生為切入口,小人物在圖像時長中的大量發生,順利完成了影片事關當下自然主義的共情表達。

較之前一兩年以夢幻和武俠小說居多的虛擬互聯網類別片,《我们的新生活》的發生更像是對傳統類別和行業的顛覆和叛逆。

值得一提的是,影片中戲劇和悲劇之間的迅速切換,一定程度上消解了我們對於主題的關切。但是“再婚”本身的重大意義,足以把我們迅速拉進到具體場景之中。

從都市到鄉村、從幼兒到老年、從婚姻關係到家庭,《我们的新生活》順利完成了對都市生活和鄉村生活的多重演繹。

經歷了大風大浪之後,中國人仍然能忘記痛苦、堅強不屈,以悲觀面貌面對當下生活。每一個國人優良的精神面貌呈現出,也許才是整部影片核心表達所在。

早前的廉價和重特技的個性,在《我们的新生活》中已不再蹤影,影片展示出對自然主義的貼近,在輕風趣的基礎上,進一步健全了故事情節表達和構建。

假如以許君聰的故事情節關照當下青年人的真愛和婚姻關係,不難發現其多樣的共同性,但是影片賦予了現實生活困局以外的夢想話語。

所以在兩個片段中,戲劇成為了影片最重要的亮點,包含許君聰東北話的揶揄、西南娃兒在旅客列車上賣萌和倉田保昭的風趣客串演出等等,進一步多樣了舊有的類別。

反觀包貝爾編劇的愛情故事中,怎樣突破現實生活的困局和夫妻關係中負面情緒的轉化,影片更給出了巧妙且實際的解決之道。

在《我们的新生活》中,我們看見了關於許多特殊行業的工作樣態,列車員、航天員甚至住宅小區警察等等,每一人在行業背後之餘生活的愛好,構成了這部影片的思想主色。

如果說《我们的新生活》是一部徹底的自然主義影片,或許很多片面;但影片卻用大量篇幅展現出當下國人的日常,算是賦予了敘事可觀的自然主義根基。

而如此巧妙的傳達,以圖像的方式來順利完成,可見《我们的新生活》的影片和現實生活的多重象徵意義。

所以,風趣是能帶給觀眾們輕鬆和愉悅感的,在持續不斷的戲劇氣氛當中,觀眾們更足以對故事情節迅速步入,且形成感情共鳴。觀眾們感情的帶進,同樣給了情緒的反轉提供更多了大量的空間。

拍好一部分段式影片的重要,也許在於主題情緒的傳導。《我和我的祖国》以愛國情懷為主題,展現出了一代又一代國人正直的奉獻精神,在2019年收穫了30億以下的電影票房。

第三個故事情節無疑與年長男女有關,而再婚冷靜期等新的法律條文科學知識的正確嵌入,在提高了我們在於社會的規則認知感的同時,進一步形成了我們對當下公知良俗的深度尊重。

主旋律的敘事和感情表達,與早前三部院線片形成了精神上的共鳴;但《我们的新生活》也展示出互聯網影片應有的感情表達,那就是接地氣。

恰巧是各個族群的差異性,構成了思想價值的多樣性;即使年齡、職業和性別相同,但是自己對於美好生活的追求是一致的,這何嘗並非生活在當下的我們呢?

故事情節的分段性順利完成了電影角色各色各樣的多樣存有;自己充斥於圖像中和現實生活中,自己存有於每一個叫自己,自己共同構成了對美好生活追逐的思想合力。

最終,自己徹底擺脫了現實生活的困局,除了彼此間的最初信任感以外,對於正直的遵從和規則本身的合理性,成為了關鍵的客觀條件。

《我们的新生活》部份臺詞能理解為自然主義開出的新花瓣;農村踏進的小孩樂團為的是圓他們的一場演出夢,更搭上了去遠途的火車。

到了《我们的新生活》中,敘事模式和早前的三部影片一脈相承。就主題上看,主要展現出當下人的生活狀態,以及自己悲觀和積極主動的思想價值。

真愛足以突破現實生活阻力,最終成為我們為之努力奮鬥一生的關鍵思想動力系統。

在足以感受到配角的悲歡離合的世間以外,反倒能讓我們通過圖像的觸動,進一步珍視當下生活的象徵意義。

今年公映的《我和我的家乡》進一步書寫了鄉土情懷的價值和象徵意義,對於故事情節的依戀進一步增進了國人在“尋根”過程中構築起的感情共鳴,與新時代主旋律更不謀而合。

在他們內心深處之於音樂創作夢想的執著,構成了最純真的追夢赤子心。最終,在他們那個歲數,順利完成了自己想做的事,夢想的實現讓他們徹底擺脫了現實生活的困局和阻力,且成為了影片中炙手可熱的樂團。

全演員陣容的整體實力班底、分段式的影片表達,更打破了以往互聯網影片的低配置趨勢,且在內容導向上與當下國人生活形成了緊密的關聯度。

在再婚冷靜期,二人對於感情的深度認知,加強了情侶原先的感情連結;二人由互相背叛到互相信任,感情障礙的解決,推進了舊有的婚姻關係基礎。

這一形式在早前的西方影片中較為常用,如《十分钟年华老去》、《巴黎,我爱你》和《纽约,我爱你》的成功實例,也給了同類題材提供更多了圖像上的生命力。

所以,這一方面是為的是照料互聯網影片的族群受眾,另一方面小人物與大時代間的圖像共鳴,構成了文學化和電影劇本化的影片表達,反倒提高了影片本身的現實生活價值。

我們在看過《我们的新生活》之後,不由得會想到近年來大熱的分段式影片;《我和我的祖国》和《我和我的家乡》等院線影片的分段式成功案例,進一步刺激了當下國產影片敘事的轉型。

在第三個故事情節中,許君聰本身的網紅個性,再配上一眾男演員,西北民族特色的言語幽默感獲得了非常大程度的釋放,而在逼仄空間內的故事情節,進一步增強了武裝衝突和衝擊力。

其二,人物的可觸碰感,推進了觀眾們的共情力。我們看見了都市族群之於真愛和事業的茫然、小孩在鄉村生態環境中的逐夢和不捨。

可見,都市和鄉村的小人物生活近況的唯美化展現出,賦予了當下人事關現實生活的靈魂渴求。

前一篇     下一篇

文章標簽   我和我的家鄉 我們的新生活 十分鐘年華老去 紐約,我愛你 巴黎,我愛你 我和我的祖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