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轟東奧會閉幕式,北野武還是這個北野武。

 

在北野武金句頻現的散文論著,比如《北野武的小酒馆》,《北野武的深夜物语》之中,和他在綜藝節目直言不諱的言論中,我們可以看見北野武對於“規矩”的多重立場。在篤信紀律與基礎教育的父親眼裡,北野武休學,從事戲劇,又以明目張膽的吐槽有名,是一個不折不扣的“逆子”。而面對社會秩序森嚴,對“禮貌”近乎嚴苛要求的韓國社會的種種界線規則,北野武也多半報以嘲弄。而道義則相同,它並非任何寫在明文中的條條框框,而是內心深處之中的倫理原則,是這些真正能讓那個世界變好的東西,是為別人著想,在《北野武的小酒馆》中,他寫到,“自由此種東西,只有在一定程度的框架下就可以設立。想幹啥就幹啥是一個沒有框架的概念,在那個概念裡是沒有自由的,有的只是混沌。”

其中有一名韓國編劇的名字,再次火出了圈,直呼“此種東西根本不須要編劇吧!”

也許是因為曾經揮之不去的做為搞笑藝人的經歷,也也許是因為這場車禍令他們面癱。因而,做為編劇的北野武曾說,“我的電影其本質上必須是無聲的”,這就是為什么《奏鸣曲》之中,人物常常不能說太多的話語,而在《那年夏天,宁静的海》中,主角則索性被他設定為的是聾啞人。

看完《花火》的觀眾們一定對電影之中美感鮮豔的油畫有著很深刻的第一印象,整部電影一定程度上是北野武對於其成名作《小心恶警》的改編,另一方面,也是北野武油畫的一次個人展出,在電影中,主角的搭擋堀部在一次執行任務嚴重傷勢後不得不與輪椅相依為命,通過繪畫來自我療愈。那些油畫皆為北野武本人順利完成,現實生活中,由於《奏鸣曲》的失利,北野武開始被自殺未遂傾向困擾,並在1994年遭受車禍之後臉部癱瘓,不得不在療養院接受長達7個月的康復時間。這時他開始繪畫,他的經典作品具備極為大膽的美感配搭和超現實生活美感的主題。其中最為顯著的就是人物,鳥類的頸部被繪出成了花瓣。他說,此種藝術風格的負面影響來自於畢卡索與大衛·科利——他們都是“像小孩一樣寫字的孩童”,僅僅憑藉著自己的直覺創作,而並非理智。

而在他自導自演的時代劇《座头市》中,他所飾演的主角同樣是一個面無表情,劍法高強的形像,加之加藤耀司的服裝設計和鈴木慶一的配樂,在一定程度中將那個韓國發展史上最為知名的“盲俠”傳奇切換為一場方式感十足的歌舞劇,解構的同時不乏趣味性。

70二十世紀以來,既無心自學又不信任社會運動的北野武終止了大正學院的課業,決心成為一位搞笑藝人,在淺草的“比利時座”小劇場打了許多零工,又飾演了許多奇奇怪怪的配角之後。北野武和兼子二郎共同組成了漫才(韓國的一種戲劇演出方式,相似評書)二人組:Two Beats。該中文名稱得名於兩人的片名:“大衛武”(Beat Takeshi)和“大衛清”(Beat Kiyoshi),但甚少人知的是,“Beat”那個片名並並非通常現代人第一印象之中的,帶有一定風趣效果的“垮掉”,而是埃爾維斯·科斯特洛的“The Beat”(《节拍》)。

2015年的電影《红鳉鱼》中,北野武迴歸“本行”,飾演了一名對徒弟要求嚴苛乃至於苛刻的落語家立川言志,而電影本身更像是他本人的回憶錄:平凡的小學生決定終止課業,拜師學藝。在整部絕非他本人編劇的電影中,他順利完成了與年長時代的他們的對(Du)話(Da)。

北野武將幫派電影變為了一個帶血的靜物。在他的影片中,攝像機常常會在人物和空間中多逗留四至半分鐘。而人物的調度常常高度公理化,有如被催眠。比如在《奏鸣曲》封閉而舞臺化的空間之中,人物猶如被操控的傀儡,而暴力行為總是會突如其來地出現,毫無任何預兆。

早於漫才表演之時,仍是“大衛武”的北野武就已經在電視節目中直言不諱地拿幫派分子打趣,而他在酒吧演出之後,時常會有黑幫分子請他飲酒,告訴他許多黑幫內部出現的故事情節——那些“任俠”也曾和籃球明星一樣,是北野武少年時代的歌手。

由於先前混跡社會的經歷,北野武並不堅信現如今繁盛社會之中“如果努力,一切都可以成功”的假象。即使不論是過去還是現在,事物的天性並沒有變,人與人之間從來都沒有公平過,只能說,努力可能會實現一些心願。但是在北野武的這些散文論著中,他仍然希望能把現如今“佛系”“宅”為特點的青年人“罵”醒。儘管艱辛,但是隻有滾燙的人生,才真正值得過。

《凶暴的男人》原訂導演為深作欣二,卻由於時間武裝衝突,製片廠希望曾經做為男演員的北野武依照他們的節拍進行導演。而北野武對影片進行了大刀闊斧的體制改革,並刪掉了原編劇的名字。他並不敢依照原電影劇本,用漫才的形式參演電影,而是一個更加嚴肅,更加暴虐的形像。

而他,便是憑藉著《菊次郎的夏天》,《花火》,《极恶非道》等電影著稱的北野武,他的電影藝術風格多半以極其暴力行為,且荒誕著稱,儘管他在電影中的形像常常“人狠話不多”,但現實生活中的他,也許由於曾經漫才藝人的身分,同樣以“毒舌”著稱,活耀於各大綜藝節目,其中包含不久前,看見喬碧蘿“蘿莉變大爺”視頻這時候,面癱十多年的他忽然被逗笑,這一幕被網民戲稱為“藥理學奇蹟”。

誠邀有有關市場需求的國際品牌、中央政府、茶商,有關商務社團、個人重新加入其中!

《凶暴的男人》的成功展現出了北野武對於幫派題材的駕輕就熟,由於同樣的商業表演出身,和題材的類似性,西方影評人將他描繪成英國“獨立影片之父”詹姆斯·卡薩維蒂。但是那些過分特別強調女演員科學研究的西方影評人並沒有意識到,自從漫才表演,甚至是FRIDAY該事件以來,他自始至終散發著一種“極惡非道”的韻味,而這場引致他長期面癱的車禍,也來自於他“暴走族”性質的三輪車炸街。

明星新老茶客率隊,中國網全程報導,鑄造高品質記錄片IP系列打造出

大阪奧運會已於兩週前揭幕,揭幕式即使其獨有的藝術風格,在世界範圍內引發了非常大的爭論。

兼子二郎一直稱北野武為“夥伴”(Aibou),《菊次郎的夏天》以來,他始終是北野武工作室的成員,並數次在北野武的電影之中出任小角色形像。直至2018年3月,他轉向與Cast Power工作室工作。

FRIDAY該事件成為了北野武返回漫才藝人的直接其原因之一,另一個其原因則是隨著他的電視節目爆紅,他也面對著各式各樣的,近乎無情的壓力。1989年,他憑藉著自導自演的《凶暴的男人》成為一位編劇。但是北野武與電影的“相識”早於1983年,他在大島渚《圣诞快乐,劳伦斯先生》中參演了一個打戲算不上多,但也並很多的國軍軍人,影片在他的臉部特寫,和一句“聖誕快樂,米勒先生”中完結。北野武對他他們在整部經典作品中的演出非常滿意,因而他曾偷偷地溜進影廳,觀察觀眾們對他的反應,當他發生在熒幕之時,觀眾們爆發出了尖叫,這引致他很受打擊,決心脫離“搞笑藝人”的話癆形像,做為一種“負面影響的恐懼”,他要克服的敵方反倒是他們。

一般來說情況下,北野武飾演逗哏配角,兼子飾演捧哏。在1976年的首演成功,那個一逗一捧的組合漸漸通過電視節目紅遍韓國全省。但是隨著自己的爆紅,自己也遭到了評論者的批評。許多人舉報說比起傳統漫才,“Two Beats”的演出常常會取笑弱勢群體,和一定的地域刻板第一印象,比如他1979年的漫才《交通标语》中,他用“暴斃”,“80歲以下全數有罪”揶揄中老年人,又通過對長野縣的地域性別歧視營造臺詞。而在一次漫才演出邀請賽時,北野武忽然脫下裙子,進而被NHK拉黑。

- END -

喵族碼字員:煤十斤伯爵

《奏鸣曲》並不像以往的“任俠片”,關注硬漢情結與快意恩仇,相反,北野武在沉浸於此種大男子主義的同時,也發掘了其背後的荒謬性。在其背後潛藏著的是一種絕對平淡無奇的日常,即使是忽然的屠殺與喪生都難以打破。

而在大阪影展上,他炮轟吉卜力,說“我喜歡動畫電影,但只有動畫電影就可以掙錢。”同樣引發非常大爭論。

油畫—療愈的實戰經驗負面影響了北野武之後的電影創作,每次在電影殺青前,他都會通過原畫的形式想像場景,和故事情節的來龍去脈。儘管《花火》的順利完成令他總算開始直視出現在他們頭上的一切,但《玩偶》卻是其電影油畫意識的高峰期,影片以“四季”做為分節,而紅葉,櫻花,冬雪,甚至影片男女主人公的西式傳統服裝的設計都展現出了北野武強烈的美感敏感度。而影片的五個章節儘管都出現在現代,但劇情模式和藝術風格都將現代人帶返回了韓國傳統的敘事模式——淨琉璃,和文樂木偶戲。而這些風格,美感又更讓人聯想到黑澤明中後期的那些經典作品。而黑澤明同樣用藝術意識構築他們的影片。有意思的是,在黑澤明在世時,甚至給北野武寫過一封信,下面寫到“北野,你乾得很不錯。假如沒有你,韓國的電影的未來將會一片混沌。我希望你能謹記我的交託,繼續發揚韓國電影的傳統。黑澤明敬上。”

1986年,由於娛樂週刊《FRIDAY》對於北野武情感史的過分誇大報導,北野武帶著部下徒弟共11人共同組成“武騎兵團”,對週刊12名編輯實行暴力行為,最終被判刑6個月有期徒刑,緩期一年執行,而這便是北野武職業生涯中非常重要的轉捩點,在他的回憶性回憶錄之中稱作“FRIDAY該事件”。儘管“武騎兵團”遭到了法律制裁,但自己抵抗新聞媒體侵害個人隱私的行為獲得了許多女性聽眾的支持,許多人爭相棄刊,甚至負面影響到了其它娛樂週刊。閱讀量的上升令《FRIDAY》不得不轉向男性市場,改走情色宣傳照週刊路線,最終不得不廢刊。

發掘真實茶人故事情節,擯棄傳統記錄片無趣,讓記錄片真正走近青年人

現如今在Google上搜索“北野武”關鍵詞,仍然能看見這種的問題:北野武嗎黑幫成員?北野武在接受專訪時也曾有如打趣般地提問,“是的,我擦過山口組成員的胸口。”而他指的是和黑幫分子的關係走得極為接近。他在一個社會中下層的環境之中長大,周圍的人要么是黑幫分子,要么就是手工業者。但是實際上,在稻川會首領稻川精二郎逝世之後,北野武就斷絕了與幫派之間的關係。不論是北野武還是稻川精二郎都在感嘆一個事實:幫派已經愈來愈成為不守道義,只講暴力行為的犯罪團伙。而在他2010s以來的兩部《极恶非道》中,這些忠心耿耿,嚴格遵守道義,懂得暴力行為的界線的幫派成員常常只會遭到背棄與刺殺。

而且北野武為什么這么剛?一切都要從他傳奇般的經歷講起.....

北野武指出影片類型的差別常常來自於視角,對於參與者和受虐者來說,某一該事件可能將算得上是暴力行為,但對於觀眾們來說,卻可以成為戲劇,比如《奏鸣曲》之中最為經典的一個攝影機,他所出演的主角面帶笑容地舉槍對準了他們的太陽穴。

前一篇     下一篇

文章標簽   聖誕快樂,勞倫斯先生 節拍 FRIDAY 紅鱂魚 北野武的深夜物語 凶暴的男人 花火 北野武的小酒館 那年夏天,寧靜的海 小心惡警 玩偶 菊次郎的夏天 交通標語 奏鳴曲 座頭市 極惡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