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片已亡,勿念

 

從那時起,“東方荷里活(好萊塢)”那個名字一直璀璨在澳門上空。澳門電影的白銀時代,由此開啟。

起初,羽翼未豐的嘉禾還瀰漫在邵氏的陰影之下。但沒多久後,開局就是一個暴擊。

陳木勝編劇的遺作日前上演,有人感慨,曾經熟識的港片又回去了。

1956年,當時南洋省份最大的影片發售民營企業之一國泰機構,決定將澳門國際影片公司和寶華影片公司合併,改組為國際影片懋業股份有限公司。創辦人陸運濤想通過那個機會,將他們在馬來西亞的放映帝國理想擴張至澳門。

▲邵氏兄妹(澳門)股份有限公司標誌。圖源:互聯網

▲許鞍華編劇《投奔怒海》海報。圖源:互聯網

前後一兩年,出現了很多有趣的事。

1979年和1980年,嘉禾先後招攬了洪金寶、甄子丹。有了這三大功夫男星的坐鎮,嘉禾走向了輝煌。

正當澳門影人為此歡呼雀躍,第三年起便陷於了很大的打擊之中。

除了極富港味的功夫戲劇,嘉禾還有充滿著澳門草根韻味的“許氏戲劇片”。1974年,澳門第二代戲劇之王許冠文,從邵氏投奔至嘉禾,嘲諷戲劇《鬼马双星》公映後在澳門刷新了高達625億港元的電影票房,打破澳門暢銷記錄。

1970年,倍受邵逸夫器重、曾效力12年的鄒文懷離開了邵氏兄妹。

早於20世紀末20二十世紀後期,邵氏家族便開始活耀於電影應用領域。1925年,以邵醉翁為首的四兄弟在北京設立了天一影片子公司,除了製片人,還拓展了電影發售業務。高質量的電影經典作品及逐步不斷擴大的發售互聯網,讓“天一”的市場佔有率漸漸變大。這一新秀的崛起很快引發了北京其它影片子公司的注意。

陳可辛編劇的《甜蜜蜜》,斬獲香港電影金像獎十項大獎。一曲《甜蜜蜜》下的漂泊與重聚,映照面對變遷的恐懼與接受。

當時,成龍在荷里活影片《青蜂侠》中大放異彩,讓觀眾們記住了中國男兒的血性與功夫。只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華裔註定不能被荷里活主動捧紅。只好,想要在影視製作上贏得更大經濟發展的成龍主動取得聯繫了當時香港電影的巨頭,邵氏子公司。

編劇羅維卻想讓他成為“第三個成龍”。羅維為陳元龍更名“甄子丹”,給他拍了一部《新精武门》,但電影票房並不太好,甄子丹也成為沒法第三個成龍。

1997年前後的影片記憶有什么?

武俠小說世界裡還有楚原,藝術風格突出地表達金庸的武俠小說世界,收穫了大波電影票房。

同一個時期,邵逸夫也從馬來西亞返回澳門。

30二十世紀初,邵氏兄妹在南洋省份經營的電影院便高達139家,一直到1956年,中間儘管因抗戰經濟發展停滯不前,但戰後經過一番努力,仍恢復到130數家的水準,這時所有影院全年所需影片量高達520部。但是,這卻是當年因北京市場競爭激烈、內戰等其原因重返澳門經濟發展的“邵氏兄弟二人”子公司所無法忍受的製片人量。

香港電影,該走向何處?

但,最終生意人邵逸夫還是靠“電懋”雙倍薪資成功打動林黛,拍出了《江山美人》《千娇百媚》,其中,前者刷新了當年最低暢銷記錄,人人為林黛而傾倒。除此之外,還用巨資挖走了林翠、陳厚等女演員,嶽楓、陶秦等編劇。

成龍快速回港,耗時三個月拍出的《唐山大兄》,刷新了澳門開埠以來最低的電影票房歷史紀錄,達至了300億港元。成龍一躍成為國際功夫新星,揚名國內外。

而鄒文懷的發生,快速彌補了成龍回港經濟發展的市場需求。兩人一拍即合,鄒文懷以1.5億美元的片酬簽約了三部影片。

五大名導李翰祥、胡金銓、徐克、楚原,貫穿邵氏影片的經濟發展歷程,也撐起了香港影片的白銀時代。

邵逸夫的雄心,是打敗當時在澳門影壇極為活耀的電懋子公司(國際影片懋業有限子公司)。

而王家衛則憑藉著《春光乍泄》,在戛納影展獲最佳男配角,成為首位獲此殊榮的華裔編劇。

1928年,當時的北京電影界霸主明星子公司當家人周劍雲,聯合“大中華百合”“民新”等四家電影子公司,共同組成“六合”子公司,對“天一”的電影進行反對和掃蕩,不容許與“六合”簽下的發售商或電影院出售“天一”影片。負責管理電影發售的老三邵仁枚和老六邵逸夫,決定將發售重心鎖定在南洋(指新加坡、馬來西亞等東南亞地區國家一帶)。

天下莫不散之宴席。

▲新藝城七怪。圖源:互聯網

▲成龍與鄒文懷。圖源:互聯網

17歲以前,甄子丹只是成龍的廣大群眾武師之一。那個本名陳港生,被叫陳元龍的青年人在澳門電影界裡還是“查無此人”的狀態。後來,武俠片興盛,也有人請他做動作女演員,但隨著成龍的返回,驚悚片又開始衰敗了。

而1994年,臺灣地區更是大幅度開放影片出口配額,以荷里活影片居多的外語片快速佔有了臺灣地區市場,香港電影不再像從前那般受到青睞。香港電影第三大外埠市場首先遭到了衝擊。

雖然重回電影界的第一部經典作品戰績不盡人意,第三個伯樂袁和平看中了甄子丹,向老闆娘吳思遠力薦。1978年,《蛇形刁手》《醉拳》公映,幽默刺激的功夫戲劇開啟了新一波武俠片時尚。

隨著最大競爭者的消亡,大喊“邵氏出品,必屬佳片”的邵氏影片開始稱霸香港電影天下。

幸虧,一兩年之後,另一名功夫新星一步一步地“打”了出來。

2004年後,很多澳門編劇“南下”拍戲,尋求澳門電影的新出路。

▲邵逸夫。圖源:互聯網

21世紀末以前,港產片佔有亞洲地區大量的市場佔有率,相同類別的電影引發過一波又一波的人文風潮。但近20年來,現代人對港產片的探討或許越來越少。

▲楚原編劇的《流星·蝴蝶·剑》。圖源:互聯網

1997年,港產片出口量僅為86部,電影票房總收入5.46萬港元,約為93年指標的三分之一。

電懋也不甘示弱,挖回邵氏當家花旦尤敏、樂蒂等。

1990年,劉德華執導《一本漫画闯天涯》,開啟搞笑戲劇時代。

1987年,吳宇森編劇的《英雄本色》一舉奪下第三屆澳門金像獎影片獎,颳起一陣陣英雄片時尚。但沒多久之後因張徹勸說其拍電影版,意見相左,避居英國。

▲《功夫》片花。圖源:互聯網

▲林黛。圖源:互聯網

惋惜的是,這時邵逸夫還不曉得那位青年人未來能在世界銀幕上颳起多大的風浪。邵逸夫開出的條件並不可觀,立場也較為輕浮。成龍自有一股傲氣,深感反感,只好一切作罷。

因而,這兩年,光是嘉禾,虧損就達至了八、三百億港元。

2004-2005年前夕,末期的港產合拍片獲得了不錯的戰績,如《功夫》《新警察故事》《千机变Ⅱ》等。

當時的年長編劇包含張徹、許鞍華、譚家明和方育公平,不僅關注內容的本土化,還勇於步入題材禁區,深入探討更深層次的問題。

澳門編劇的整體實力,還是在的。

由李翰祥締造的黃梅調影片,曾多次打破臺語片在澳門的票房記錄,《貂蝉》《江山美人》《梁山伯与祝英台》等黃梅調影片紅極一時。

新藝城擁有一支強大的創作隊伍——新藝城七怪。麥嘉、石天、黃百鳴、張徹、施南生、陳百祥和泰迪羅賓,研發出了各式各樣藝術風格的暢銷影片,全盛時期,連舊日的行業龍頭小弟邵氏和茁壯經濟發展的嘉禾都要攜手對抗。

後續公映的《精武门》《猛龙过江》,頻頻打破亞洲地區影片電影票房記錄,《猛龙过江》更是成為了澳門首部電影票房少於500億港元的影片。

由於曾在歐美遊學,富家公孫陸運濤對歐美影業的經營模式已十分熟識,只好,他將荷里活“垂直資源整合”的製片人路線和管理模式導入到香港電影製作當中。

▲《江山美人》海報。圖源:互聯網

1973年,成龍的猝然過世無疑對嘉禾和香港電影造成了重大打擊。武俠片還在拍,只是再也找不到第三個像成龍一樣耀眼的武打明星。

1993年,澳門電影輕工業經濟發展達至高峰期,當年港產片數目為187部,電影票房總收入11.44萬港元,佔當年澳門全數電影票房的六成。

造星運動熱火朝天地展開。

1930年,老三和老六遠赴馬來西亞設立了邵氏兄妹子公司。自此,邵氏的影片發售事業在南洋風生水起。

但新藝城並並非靠造勢火的。

▲《唐山大兄》片花。圖源:互聯網

▲許冠文(中)與哥哥許冠英(左)、張國榮(右)。圖源:互聯網

新藝城對世界電影界熱門題材和暢銷影片的改編和翻拍,屢試不爽。如此操作能夠讓新藝城在當時以商業性居多的香港電影市場裡站穩陣腳。

成龍真實、強有力的截拳道功夫讓人耳目一新,大大區別於觀眾們過去在武俠片裡看見的舞刀弄槍的套路功夫。著重表現暴力行為、陽剛之氣和情發洩感的功夫影片,引領了一波負面影響深遠的功夫片時尚。

1989年,張徹堅持用劉德華參演《黄飞鸿》,不惜與嘉禾對峙,而張徹的堅持成就了一大銀幕經典。

鄒文懷返回後,創辦嘉禾電影公司,開闢了香港電影的另一個時代。

但是,水土不服,賣不動的片子更多。

“邵氏兄弟二人”在洋化製片子公司“電懋”和自由派電影子公司“長城”的夾攻下,日益復甦,這讓子公司負責人、舅舅卲邨人漸漸在影壇無心戀戰。

新藝城影業公司橫空出世,一種與傳統大不相同的新經營理念發生了——影片營銷。

邵逸夫和鄒文懷的第二次見面,在影片院裡,熒幕上放著邵氏出品的影片。

耿曉星,韓夢澤:《百年传奇邵逸夫大传》,浙江大學出版社,2011年

▲坐落於北京的天一電影子公司。圖源:互聯網

▲《甜蜜蜜》片花。圖源:互聯網

好不容易在南洋恢復發售事業的邵逸夫,不甘心讓邵氏就這種選擇退出澳門市場,在看見勁敵陸運濤在澳門的先進經驗後,更是堅定了他在這片自由農地上重振旗鼓的決心。1957年,邵逸夫隻身一人返回澳門,準備在製片人應用領域大展拳腳,重振邵氏雄風。

70二十世紀的澳門,正在轉型。澳門本土意識正不斷經濟發展壯大,並漸漸演進為社會主流。這時澳門是一個洋氣的國際城市,充滿著個人經濟發展的機會。通俗化、娛樂化是這一時期市民普遍的追求。

但鄒文懷看起來毫無波瀾,淡淡的說道:“謝謝卲老闆娘厚愛,此事日後再談吧。”

握手言和僅僅四個月後,陸運濤便不幸離世,電懋也隨之“經營不善”,改組為國泰機構。

人才難得,被謝絕的邵逸夫並沒有死心,他數次登門拜訪鄒文懷,與鄒暢談邵氏子公司的宣傳設想。數次接觸後,鄒文懷總算被打動了,同意重新加入邵氏,並要求由他們親自成立宣傳班底。

這一掃蕩,為邵氏的發售業務關上了新天地。

1971年,觸覺敏銳的鄒文懷主動找出成龍,尋求戰略合作。

這兩年,亞洲地區爆發次貸危機,日本、泰國、新加坡等國家經濟發展大幅下滑,做為香港電影第二大外埠市場的東南亞地區也遭到嚴重衝擊。

影片完結後,邵逸夫開門見山,告訴他,你是我要找的人——邵氏子公司(邵氏兄妹(澳門)有限子公司)組織部祕書長。

香港電影的崩盤來自哪裡?

而2002年,一部《无间道》讓人又看見了港產片的希望。但,或許是最後的迴光返照。

……

▲甄子丹。圖源:互聯網

在林黛曾效力電懋以前,她也曾為“邵氏兄弟二人”子公司拍過兩部叫好叫座的電影,《乱世妖姬》《黄花闺女》《春光无限好》等,但電懋用精品製作《金莲花》成功為林黛奪下第三屆亞洲地區電影節最佳男主角和金鼎獎最佳男主角,讓林黛自此對電懋心懷敬佩,許諾不拍其它子公司的影片。

1980年,當嘉禾正準備與甄子丹、洪金寶共創驚悚片輝煌,香港電影屆又一顆巨星冉冉升起。

有了強大的劇組和專業人才後,邵氏和電懋的“混戰”一觸即發。

但是,天妒英才。

“新浪潮”下,獨立製片子公司興起。傳統的大廠流水線式製作,不夠精巧,也不夠表演藝術,早已跟不上市場的腳步。1987,邵氏子公司停產,曾經統治澳門影片界十多年的邵氏影片帝國,落下帷幕。

邵氏子公司贏得鄒文懷等專業人才後,一番“折騰”,總算在市場競爭激烈的香港電影市場裡站穩陣腳,海信幾十年。

從1994年起,港產片出口量與電影票房連年上升。

50二十世紀起,澳門經濟發展快速發展,向衛星城化衛星城轉變。由自由經濟發展主導的市場,讓這片農地片充滿著了無窮活力。中原地區人文、嶺南人文和西方人文,在這兒恣意碰撞。

可變故總是來得很忽然。

胡金銓和徐克,則致力於攝製新派武俠小說影片,胡金銓的《大醉侠》開啟了藝術風格。而徐克的《独臂刀》,則成為了澳門首部電影票房破百億港元的影片,人送綽號“張一百萬”。

營銷,意味著明星與電影業的取得聯繫更為緊密了。

只好,邵逸夫重振邵氏影業,首先就是要在清水灣修建起一個集攝影棚、印片廠、製片人大廈、服飾庫、道具庫、放映室、生活區等多用途地區為一體的東方荷里活——邵氏影院。

2003年6月,旨在重振澳門經濟發展的CEPA協定的簽訂,推動了港產合拍片在新世紀的發展。

邵氏影片帝國的創建,帶來的是香港影片輕工業的騰飛。

趙衛防:《香港电影史(1897-2006)》,中國廣電出版社,2007年

寬廣的市場,等待著每一名有膽識、肯努力的奮鬥者。

1999年,澳門《明报日刊》封面打出血紅色的副標題:“澳門電影之死。”

鄒文懷重新加入邵氏後,與邵逸夫一拍即合。

在自由的經濟發展環境下造成激烈的商業市場競爭無可厚非,但長此以往,並有利於香港電影市場的健康發展,觀眾們也極為不滿。只好,交戰一兩年後,1964年3月,在港九影劇自由工會主席的主持下,兩方簽定“君子協定”,正式宣佈之後不再挖角、不鬧“雙胞案”等,三家子公司總算握手言和。

除了挖角混戰,還有“雙胞案”。從1961年的《红楼梦》開始,邵氏和電懋總是搶拍同一個題材的影片,比拼工程進度,誰先上畫誰就是贏家。《梁山伯与祝英台》《武则天》《杨贵妃》等都是邵氏兄妹搶先面世的影片,使得電懋的工程項目胎死腹中。在搶拍比拼當中,電懋總是落在下風。

80二十世紀,香港電影大量湧向臺灣地區市場,臺灣地區投資者看到商機,便爭相投入大量資金在香港電影製作中。在這一階段,香港電影如雨後春筍般噴薄而出。但二十年過去,由於急功近利,光追求數目不追求質量的香港電影市場陷於了“泡沫經濟繁榮”的債務危機。當市場超載,因片酬提升而下降的製作效率使得影片投入和產出比率嚴重失衡,無利可圖的港片讓臺灣地區片商望而卻步。

1988年,這個“不僅凍死剪輯師,還想凍死老闆娘”的王家衛,憑藉著成名作《旺角卡门》贏得金像獎、金曲獎最佳編劇提名,五年後憑藉著《阿飞正传》正式奪下大獎。文藝片自此多了一種藝術風格叫“王家衛”。

但我們都曉得,澳門這個好萊塢,早就回不來了。

而同一個時期,澳門還發生了另一波融入了西方現代影片價值觀的經典作品,“新浪潮”影片。

▲邵逸夫(左)與鄒文懷(右)。圖源:互聯網

▲陸運濤,東南亞地區最成功的的影片慈善家之一。圖源:互聯網

“舅舅,你曉得英國荷里活影院有多大么?坐汽車要走三四個半小時,而且人家能拍出好影片。”曾三度趕赴英國的邵逸夫,見識過歐英國家的先進設備、技術和實戰經驗,特別是這個星光熠熠的荷里活。

邵逸夫與陸運濤之間先是展開了一場激烈的明星爭奪戰。

參考文獻:

邵逸夫的影片帝國,從清水灣的一片沼澤地修建。

這兩年,他50歲。

1982年開始公映的《最佳拍档》系列,是對當時紅遍世界的007系列影片的解構經典作品。《最佳拍档》裡涵蓋了007影片裡的英雄主義者、象徵主義者和菁英主義者,卻又具備濃郁的澳門民族特色,顛覆權威。

後來,由於分賬不公和創作經營理念意見分歧,90二十世紀初,新藝城七怪解體了。

餘慕雲:《香港电影简史年表》,《电影艺术》1997年第4期

經過十多年的調整與融入,部份澳門編劇的攝製開始轉向內地題材。陳可辛的《中国合伙人》《亲爱的》、張徹的《智取威虎山》、林超賢的《湄公河行动》等都贏得了不錯的電影票房戰績,且口碑較好。

這時候的澳門電影界,頗有百花齊放之勢。

邵逸夫與鄒文懷一致指出,“捧星”能為子公司帶來可觀的投資收益。只好,自己細細梳理電懋旗下的當紅男星,親自向“看上”的男星發起反攻,其中便有在澳門最當紅的林黛。

澳門影人,恐懼,不安。

70二十世紀末,澳門經濟發展繼續騰飛,社會多樣化、人文本土化進程日漸加快,現代人對於影片裡的“本土化”價值觀有著更強烈的訴求。一大批曾赴歐美進修的青年電視節目編劇,在裁員的情況下爭相返回電視節目臺,投身於影片行業,以先進的經營理念拍出了一大批讓人眼前一亮,具備澳門都市韻味的影片。

在現代化製片人管理工作體制的管理工作下,電懋的產出極為豐厚。如在1959年,“電懋”的年製片人量已少於20部。

武俠小說影片的風潮一浪接一浪,武俠小說影片的攝製一部接一部。

1958年,邵氏兄妹(澳門)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掛牌,接管過去“邵氏兄弟二人”的業務。

為什么是澳門?

前一篇     下一篇

文章標簽   百年傳奇邵逸夫大傳 春光無限好 貂蟬 最佳拍檔 明報日刊 中國合夥人 湄公河行動 投奔怒海 功夫 親愛的 新精武門 唐山大兄 精武門 無間道 蛇形刁手 楊貴妃 紅樓夢 青蜂俠 金蓮花 甜蜜蜜 新警察故事 鬼馬雙星 電影藝術 流星·蝴蝶·劍 香港電影簡史年表 黃花閨女 英雄本色 獨臂刀 大醉俠 武則天 猛龍過江 梁山伯與祝英臺 江山美人 阿飛正傳 香港電影史(1897-2006) 旺角卡門 黃飛鴻 一本漫畫闖天涯 千嬌百媚 春光乍洩 亂世妖姬 智取威虎山 醉拳 千機變Ⅱ